首页 > 数字报 > 滁州日报 > 正文

灯下读书人

□作者:焦志昌

吃过晚饭,我和女儿朵朵一人一本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了一会儿,朵朵累了,抬起头看看窗外黑黢黢的夜色,突然感慨:“还没有电的时候,人用啥看书?”我回答她:“用煤油灯啊。”朵朵说:“煤油灯亮不亮?我都没见过煤油灯。”

小时候关于煤油灯的回忆,一下子又回来了,我给朵朵讲自己小时候在煤油灯下看书的故事,“一灯如豆”,昏暗的灯光下,看书却那么认真,被煤油灯熏得鼻子眼儿都是黑的也不以为意。“煤油灯下看书这么辛苦,如果看书累了,有个人夸夸自己就好了。”

“你还别说,以前真有人夸煤油灯下的读书人,而且这夸还挺诗情画意。”我故意卖关子。朵朵的兴致成功被吸引:“到底是怎么夸的?”

于是,我给她讲了一个故事:嘉庆年间,当官30多年的举人张瑛很重视教育事业,每到午夜交更时分,他都会派两个差役挑着桐油篓巡城。如果见哪户人家有人在挑灯夜读,便去帮他添一勺灯油,并且送上鼓励、祝福的话语,这也是“加油”一词的由来,张瑛的儿子就是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的张之洞。朵朵笑说:“张之洞肯定也被张瑛加过油。”我说:“那当然。”父亲加油,儿子当总督,我相信德行的传承,也同样相信加油的力量。

“现在不会有人‘加油’了,因为大家都不会让别人进自己家。”朵朵有点怅然若失。以前窗户纸很薄,能映出挑灯读书人的影子,屋外的人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还可以很自然地进入读书人的房间,加个灯油,说些鼓励的话。现在生活中水泥森林里的人们,灯下看书的少了、沙发上扒拉手机的多了;每天做到夜读的少了、每天坚持夜宵的人多了;想找个人“加油”、想“被加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但我还是不想破坏了女儿的兴致,我告诉她:“现在我们依旧在‘加油’,只不过更换了方式而已。”

比如,在“人手一机”的情况下,我们还能放下手机、腾出时间、坚持读书,我们就值得为自己加油;比如,在如水的月华中,我们还能心无旁骛、心平气和、徜徉书海,月华和星光已经在为我们加油。比如,在“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的场景下,我和女儿还能心平气和地做作业、辅导作业,和谐共处、互为监督、互相陪伴,我们就已经在用自己的方式为对方加油、鼓劲。

    女儿若有所思,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但我知道,灯下读书人将成为我家的常态,灯下读书也将成为不绝的动力,为生活的大厦添砖加瓦,为平凡的日子增添诗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internal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