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报 > 滁州日报 > 正文

夏季蝉之鸣

□许良骥

夏日炎炎,在刺眼的阳光下,大地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热浪,藏匿在枝头的知了则躁动起来,奏响了美妙的音符,这是独属于蝉的吟唱,也是属于夏季的弦音。

知了,蝉也。蝉属于同翅目蝉科,全世界已知约3000种,我国有200种左右。最常见的蚱蝉,是蝉科昆虫的代表种,俗称“知了”。“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蝉鸣自古以来就以“洪亮”而闻名,这要归功于它的身体结构。昆虫学家发现,雄蝉腹部下方有一对白色的半圆形音箱盖,腹部里有鼓膜、发音肌、褶膜、镜膜,还有一个空壳的共鸣室。当声波与空气一起通过共鸣室时,声音就会被放大。这人类听到的单调的叫声,蝉的世界里却有三种意思表达:集合、求偶和受到惊吓。

夏日的清晨,在还闪烁着晶莹露珠的树叶间,蝉的一声清脆的悠长低鸣,就拉开了一天的演唱帷幕。一蝉唱,百蝉和,大家呼朋引伴,竞相鸣叫。

到了午后,随着太阳影子的移动,蝉朝着最亮最热的方向唱得就更欢了,美妙动听的蝉音不断地在人们的耳边索绕回旋,宛如正在演奏着一曲恢宏的交响乐。七十年代初,那时候农村没有空调,中午午睡,我就在家门口的树荫下铺一张草席午休,趟在席子上观蝉听鸣。那声声蝉鸣,或轻柔委婉,或低沉悲切,或高亢激越,或雄伟嘹亮,听着这天籁之音,时而让人欢快愉悦;时而让人感伤惆怅;时而让人亢奋激昂。蝉,它就这样用着不同的节奏和旋律来撩拨起你心灵之弦。就是在这此起彼伏绵绵不绝的蝉鸣声中,蔬菜开花、瓜果飘香、庄稼成熟。

“倚仗柴门外,临风听暮蝉”。黄昏时,暮色渐浓,仍然有蝉在浅唱低鸣,只是忽远忽近,忽大忽小,此时的蝉声虽不再嘹亮高亢,但比白天更多了几分飘渺和诗意。

在我的记忆中,蝉是一种颇有恒心和毅力的昆虫。蝉鸣,更是一种对生命的热情歌唱,它们似乎是想要吵醒乡村的耳朵,向人们炫耀自己转瞬即逝的青春和生命。

在农村生活了多年,使我对蝉有了比较深的认识和了解。记得法布尔说过这样一句话:“四年黑暗中的苦工,一个月阳光下的享乐,这就是蝉的生活。”的确,蝉的一生是一个艰难的历程,它的生命则极其短暂,但就这短短一个月的快乐时光,就得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煎熬几年,待到羽化成虫引吭高歌的那一刻,它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我为蝉这种锲而不舍的生命态度而动容,同时更对它多了一丝敬意。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千百年来,蝉就一直这样在人们耳边鸣叫,“知了”、“知了”……它仿佛在诉说它们早已知道了的生命的来之不易。因此,在时日不多的光阴里,它们要尽力、尽心、尽情地演唱,酣畅淋漓地显示自己生命存在的价值,将生命转化成一曲壮美的千古绝唱,并把它奉献给美丽的夏天。

蝉在中国文化中是一个重要角色,更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常客。晋人郭璞的《蝉赞》,大约是最早的咏蝉诗之一,“虫之清洁,可贵唯蝉,潜蜕弃秽,饮露恒鲜”。此后的诗文大多以此为宗,树立了蝉出污不染、饮露不食的高贵姿态,成为许多文人大夫自诩的人格象征。

    春秋轮换,蝉音不断。我们总喜欢听蝉鸣,因为蝉声里充满了生命力,充满了飞上枝头之后对这个世界的咏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internal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