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报 > 滁州日报 > 正文

□田蒙可

请告诉我你的秘密,异乡的城市

我站在沙漠与凡俗之间

在汽笛编织的牧歌中

与你一同经受海风的击打。

暴躁的海,吞噬桅杆的暮色

鱼群聚集不愿离去,Dylan ail Don

无情之浪潮,永远的咆哮着

向你索取他久已死去孩子。

落雨之城,狂风之城

百年的煤烟曾经萦绕着你的心头

染黑了散落各处的沉重塑像。

今天却踪迹难寻,异教基督的泥足

也早被洗净,悄悄地掩埋在

某个温暖的午后。仿佛天庭

诅咒你 失去受难的权利。

人们以砖瓦建起了一排排壁垒

铺以齿轮般精密回旋的柏油路。

昔日帝国的墙垣血已流尽,

干瘪的像一粒豆子,

被车流碾过,消失在

居民们的胃里。

他们不再虔诚,也从不叛逆。

在宁静到近乎沉闷的下午,

人们谈论着球赛,西装革履。

异国的土地,我爱你

容纳了无数背井离乡的迁客

把不同于凌冽海风的热情

散布在每一片水仙盛开的角落。

即使对待我这般的行色匆匆

也未尝怠慢。夏季的海岸绽放

林木苍翠,鸥鸟的影子

掠过山峦上的羊群。溪流熠熠

如一道篝火,温暖着异乡人的心。

然而真正敲开、穿透了我心房的

依旧是不怀好意的海风。

是它的怒吼,它曾散落在你

温柔臂弯的那粒种子。

那本圣书中,不请自来的

海之子。

是他腐朽遗骸的回响。

充斥着神话,巫术

和千年的夏日。

他曾爱着你像爱自己的母亲。

又像我,以及每一个异乡人

对着沉睡的你叹息。

正是那吸引、呼唤着我

引我为同类。就像我在你的街头

所见到的那些人

那些愁眉不展的人

那些独自大笑的人

那些苦苦追寻的人

相信海风,拒绝接受

你的抚慰。而是

翻开每一片水泥,试图

在你的肌肤下找到你。

并命名它

家乡。

在遥远的群山之间,当

另一个古老帝国的历史成为了

另一群人的睡前故事。

顺着饱满的稻穗,婴孩和天空

一同流入世间。

我不敢妄言,那充斥童年的

村庄,烟囱,田野,

高耸的竹林,

爷爷的黑褐色手臂;

落了漆的标语黏在耕牛背上…

这一切记忆

究竟代表着什么,是否已

悄悄然泼我一身抖不掉的尘土。

我不知道,当东方的城市

迅速蚕食了每一丝空旷;

故事里的光明和黑暗休战,

失去了方向的三代人,像是

失去了灯火的蛾子,逃离山野

徘徊在人声鼎沸的街头

一切都成为了理所当然。

幸福是新终极的目标,

且有价可循。

我蒙尘的双手总是

不自觉地扒向身后,

在肃穆的铁石森林里

挖掘旧时的竹林里的记忆。

尽管我深知,存于地上的家乡

早已不是,也许从未是过

那个充盈于我血脉里的标点。

可我不愿意就这样算了。

我不愿意向前看算了,生长繁衍

算了。沉默算了。

即使那个家乡只属于过去,只属于

我一人,生命的某一颗碎片。

我会去找它,以我

粗糙的嗓音呼唤它。

家乡只有一个,但

在陌生的土壤里,在

每一片巍峨的群山

每一个异乡的海岸

我会拥抱它;成为陨石。

异乡啊,请守住你的秘密,

因为故乡早已在我们背上

生根,咳嗽不止,

    就像你的温柔海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internal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