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报 > 皖东晨刊 > 正文

宠物狗布鲁

□朱雅芳

我家狗狗取名布鲁,是一只法国斗牛犬,刚到家的时候才两个月大,圆鼓鼓的大眼睛,看上去天然而无害,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让人不由地想亲近它。

我不属于爱狗人士,跟所谓的“毛孩”爱好者更是一点儿边也搭不上,甚至于本人由于年幼时被恶犬咬伤,在养布鲁前,我一度对狗敬而远之。之所以会养布鲁,是由于它刚离开生它的母狗,而原主人又急于转手,机缘巧合到了我手上。作为一个5岁孩子的母亲,大概是内心经年累月已经习以为常的护幼之心,让我萌生领养它的冲动。

我刚领养布鲁的时候,一大半是出于供孩子玩乐,排解无聊时光的。孩子没轻重,布鲁到家第一天就被孩子摔伤了腿,孩子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从他倔强的表情中我知他知错了,却又觉得家人突然注意力被一条小狗吸引去,于是心有不甘,摔狗是他情绪宣泄的方式,当然这种错误方式需要引导。

布鲁很聪明,初来乍到就懂得笼络人心,时常会给我们带来意料之外的小惊喜。它会帮我在沙发缝中找到丢失两天的眼镜,会叼着拖鞋坐在门口候着我回家,当然,它最擅长的技能是钻到沙发底下帮孩子“捡”玩具。不知不觉中,孩子渐渐与狗狗热络起来,在孩子眼中,布鲁从一个外来“入侵者”变成了家庭新成员。闲来无事时,一孩一狗总是玩在一起,暑假里一半时间是靠着狗打发掉的,有时是一起玩玩具,一起追逐打闹,一起遛弯跑步,甚至于有好几次我都看到孩子煞有其事地在和狗狗说着心里话,他们俨然成为了知心朋友。

虽然布鲁的作用好像确实达到了我一开始领养它的效果,但我还是一次次萌生将它送走的念头。幼年期的布鲁时常随地大小便,毛发很短却也遍地掉毛,将家里的东西撕咬地零零碎碎也是常事,加之身边好多亲朋好友都绘声绘色地向我灌输烈犬伤人的新闻,使我耗时耗力打理它的同时,也常心怀惴惴,生怕哪天一不留神自家狗狗也成了伤人伤己的话题主角。但人与人、人与狗之间相处久了不还有感情一说么,我一边不舍得将它就此送走,一边又心有余悸。当然布鲁的眼睛里是看不到我这些内心波折的,更不知道我想把他送走这回事。在我纠结取舍,既爱又厌的这段时间里,它依旧忠诚地表达着对我的喜爱依赖,走哪跟哪,各种卖萌讨好。

我彻底打消送走布鲁的念头,就像我当时突然领养它一样,都是无由来的冲动又像是恰到好处的有迹可循。那是一个稀松平常的周末午后,孩子在午睡,我靠坐在书桌边写作,布鲁就安安静静地躺在我脚边,时而用身体蹭蹭我的腿,时而舔舔我脚背……阳光斑驳的午后,基于这份陪伴的乐趣,我的心变得柔软起来,布鲁仿佛不只是狗,分明是我的另一个孩子。

    是啊,孩子与狗多么的相似,他们的世界纯粹、简单。不会因为你穷困潦倒而低看你一分,也不会因为你有钱有势而趋炎附势,就算是最卑微的人,在孩子眼里,你永远是最好的父母,在狗狗眼里,你始终是最好的主人。倘若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能这样单纯,如此甚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internal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