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报 > 皖东晨刊 > 正文

儿时夏日情趣

□胡兆喜

记忆中,儿时的夏季,是从午后开始的。烈日炎炎的午后,为防止我溜去河塘游泳,祖母总是拿出一张狗皮褥子,让我睡卧在门前那棵老槐树的浓荫下,而她则一直坐在旁边看着我。

可是,那些藏在绿荫里的乡蝉此起彼伏的呼唤,以及栖息在灌木枝丛上五颜六色的蜻蜓,常常挠得一颗童心酥酥的痒。怎奈,祖母寸步不离,想溜,得动一番脑筋才行。

卧在狗皮褥子上的我不再辗转反侧,还发出夸张的鼾声。半天,睁眼偷觑,哈哈,祖母一只手支着下巴,正“坐而假寐”呢。小心翼翼地爬将起来,蹑手蹑足地向着蝉声嘹亮的方向快速移动……得赶在祖母醒来前回到我的狗皮褥子之上,否则麻烦可大了。所以,每一次看到猛然醒来的祖母慌里慌张地看向我时,总是忍不住地偷偷乐。

相对中午,夏季的晚上,则是孩子们最惬意的时光了。吃罢晚饭,洗了澡,老少爷们纷纷来到打谷场上谈天纳凉。一个麦季下来,打谷场平整而空旷,除去横七竖八的石碾子,剩下的只有那南来北往的清风,正是夏夜纳凉的好去处。

大人们一般都自带凳子,而那些石碾子则成了孩子们的“宝座”。一开始是没啥故事的,抽烟喝茶的大人们,你一言他一语说一些无主题的话。这个时候,我们这些孩子便疯野起来,分派厮杀,藏猫猫,要么撵着飘忽闪烁的萤火虫喊着叫着……

“讲古喽讲古喽——”一个孩子突然兴奋地大喊起来。呼啦啦,我们就像夜飞的鸟涌入人群中,抢占各自的“营盘”。

会讲古的就是村中那么几个人,翻来覆去地无外乎“说岳”“三国”和“水浒”。

“手抖丈八蛇矛枪,猛喝一嗓子,就听那石板桥豁啷啷,断将开来——”讲古的人突然停顿下来,这时,就见一人颠着碎步趋身向前,递烟点火,续茶递水。人们戏谑此举为给讲古人“打气”。吸着了纸烟,呷了几口茶,讲古的人又引领着听众走进那绕黑山转白水的故事情节。

可是,能喝断石板桥的张飞也无力拉开我们打架的眼皮,尽管打瞌睡的我们从石碾子上跌落下地,但也不肯回家去睡觉。有时迷迷糊糊正做梦,屁股上就被重重地挨了两下,朦胧中就听大人们吼:睡,半夜狼来把你叼了去!……

    如今,祖母已逝,故乡昔日的人事和儿时的夏日情趣,早已成为漂泊在故乡之外的我一份奢侈的记忆,偶尓会在暑气渐褪的夏夜,漫出记忆的闸门,伴着清风鸣蝉,清凉一片怀旧的心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internal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