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报 > 皖东晨刊 > 正文

我的婆婆

□张本芬

婆婆今年85岁了,她勤劳、善良、质朴,是一位普通的不识字的农村妈妈。但她对子女的关爱与无私的奉献,使我这个儿媳都深深地感受到母爱的伟大。

婆婆的父母去世早,她18岁就出嫁了。婆婆平生从未感受过母爱,但却懂得人间母爱的珍贵,把毕生的爱默默地分舍给她的每一个子女。在我的记忆中,从我嫁入她家,婆婆每天就是一大早开始起床洗衣做饭、打扫、送孩子上学,下地干农活、种小菜、为长期生病的公公按摩,她像小陀螺一样每天旋转着,为家人无私地劳作着。

我的丈夫他们兄弟四人,公公是个小学老师,长年在外教书,后来又因得了肺癌去世了,教育抚养孩子的事全由婆婆一人担当。如今,四个儿子参加工作已二十年有余,还没有很好地报答过母亲。每次我们回家,虽会买些小东西给婆婆,但婆婆返还得更多。有时我说给婆婆一点钱,让她自己想买些什么就买些什么,但婆婆却拒要。婆婆说在农村不用很多的钱,粮食、蔬菜之类家中都有,买点油盐和日用品,公家给的遗补已够用还有余。那年,我们在县城里买房子,生活上出现困难的时候,婆婆还给了我们好几千块钱呢!

丈夫说他们小时候,由于公公身体不好,婆婆成了家中主要劳动力。逢插秧季节,婆婆每天早出晚归,来回二十多里路,一下地就得拼命地做。为了支撑一个家庭,婆婆每天忙里忙外。粮食不够吃,婆婆精打细算,有时是洋芋和苞谷饭,有时是野菜拌粗粮,每年夏季,婆婆都要顶着烈日砍一大堆草为冬季烧锅做好燃料准备。

婆婆白天下地劳动,晚上还要绩麻拧线、纺纱织布。婆婆有个好手艺,她做的婴儿服,孩子穿着很舒服,很受大家欢迎,每当村里邻里叫她做衣服,她就晚上做。从我嫁到她家,婆婆一直都在为别人做衣服,我也享受着婆婆的劳动果实。

我们结婚以后孩子出世了,为了照顾我,婆婆将老家所喂的小鸡小猪都卖了,锁上门来随我们生活。记得那天来时,婆婆驼着背,背了两个蛇皮袋,前面装着四只老母鸡,后面背着半袋子蔬菜,因为有条腿疼,一瘸一拐地来到我家门前。看着她满头花白的头发和满脸的汗珠我心里酸酸的,眼红了,她却说没啥的,出点力气从家里带点菜来,省得去买了。脱下鞋子,她就到卧室看她的孙女,看到孙女那红红的小脸蛋,老太太脸上乐开了花,颤微微的手从腰间掏出个小布袋,拿出200元钱放在孩子的胸前作见面礼,然后就到卫生间洗起孩子尿布来。我看着忙碌的婆婆,感觉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婆婆一生清苦,虽七旬有余,但还要下地劳动,我让她留在城里一直住下去,婆婆总是说:“自己闲不住,还是在老家好,可以种种菜,养养鸡猪。”因操劳过度,婆婆留下一身的伤病,如今更显得年迈体弱。望着婆婆那斑白的头发和日渐憔悴的脸,我只好在心中为她默默地祈祷、祝福,希望母亲能健康、长寿、快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internal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