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报 > 滁州日报 > 正文

我是怎样度过教师职业倦怠期的

金泽明

一个人无论从事什么职业往往都会进入职业倦怠期。有的人因为不能顺利度过职业倦怠期而选择转行,选择跳槽,甚至选择辞职,最终离开了教师岗位。

我是一名有29年教龄的中学教师,我也不可避免地遇到过职业倦怠。

作为一名中学政治教师,从初为人师走上讲台的那一刻起,对“政治课怎么上”我一直有一种执著的追求:让学生喜欢上政治课,并有所收获。

喜欢上,这是一种上政治课的情感“背景”。我对每个40分钟的课堂教学过程都认真推敲,做到合理、有效、务实。在这样的过程中,学生感到政治学科是一门实实在在的学科,不是可学可不学,可听可不听的。自然使政治课教学进入了良性循环。

在一种不断努力的兴奋状态下,我的努力使我获得回报,学生喜欢上了政治学科,成绩也提高了。我担任了十多届高三毕业班的政治课教学任务,在高考中多次取得了好的成绩。

有一年高考,我所教的班级获得了很好的成绩,全区高考文科前三名均是这个班级的学生,该班的高考文综成绩考得很好,我所教的政治学科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为此,我感到很兴奋,但兴奋之余,我却有些失落。失落来自于自我的一种心虚——我开始思考并追问自己:“作为一名政治教师,除了讲教材、讲考点、讲时事,讲答题思路和技巧以外,我还有其他的本事吗?教育的本质应该是教人做人,我除了教学生应试之外,我用了多少心思教学生做人呢?我是一位写作爱好者,我可以摆脱应试教育的束缚,做我喜欢的事情吗?”

在这种状态下,我感觉我进入了一个怪圈——对高中政治教学真的产生了职业与心理的倦怠,没有兴奋,没有激情,犹如一种在高原上的感觉——有了一定的高度,但是缺氧,缺乏生活的激情与兴趣,对未来的生活有些迷茫。

我进入了事业发展的“高原”期。我不想再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因循守旧地教“死书”。

那一年的暑假,我独自去旅行,游历祖国的名山大川,走进大自然,接受大自然的荡涤,走进藏寨,走进苗寨,了解少数民族的生活状况,经过一个多月的旅行,我了解了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风土人情,走进农家小院,与山野村民聊天,了解他们对子女的期望,对未来的憧憬,我的视野开阔了,心胸宽广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旅行和心理调整以后,我返回了学校,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去初中部教初一思想品德课。

教人做人必须从娃娃抓起。初一?思想品德?教材的内容是,学会做人,学会交往,学会学习,热爱生命等。

后来,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初中政治教材改名为《道德与法治》。其内容适合初中学生的年龄特征,深受初中政治老师和学生的喜欢。

新课程改革在路上,在新课程改革的过程中,我积极投身课堂教学改革,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

我注重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互助合作精神,以及演讲展示能力,受到了学生们的爱戴,收获了大量的粉丝。不少学生告诉我说,他们最喜欢上政治课,因为在政治课上,他们很开心。我的政治课让学生收获了开心,得到了成长,这难道不是很好的达成了教育目标吗?

我把我的教学心得写成随笔并向报刊杂志社投稿,我的教育随笔和散文不断发表在《中国教育报》、《南方教育时报》、《大江南北》、《新课程》、《教师》等报刊杂志上。

深度思考教育问题,积极投身新课程改革,坚持撰写教改文章,让我的灵魂得到了安放,使我顺利地度过了教师职业倦怠期,走上了新的教育高地,并向成为一名学者型教师继续前行。

    教育有法,教无定法,教育改革一直在路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internal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